您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活动 >> “江淮风暴”执行攻坚战

【典型案例】徐友荣诉许少东、卢云岗、六安市叶集区洪集镇六口塘村村民委员会承包地征收补偿费用分配纠纷一案

2018-10-07  六安市叶集区人民法院 阅读数:3048 【字体:  【打印】

基本案情:

徐友荣的丈夫葛支根因上山下乡政策在1969年下放到六安市叶集区洪集镇六口塘村西河村民组,1983年9月,徐友荣嫁到西河村民组,与葛支根结婚,并于1984年、1985年生育两子女。葛支根于1980年接班到洪集中学任教,遂将其户口迁入城镇,没有参加农村土地第一轮承包,徐友荣及其两子女参加了西河村民组第一轮土地承包。几年后,其承包地转由本村民组其他农户耕作,后转到许少东、卢云岗农户耕种。在第二轮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期间,驻点西河村民组的村主任莫奎琴,负责该项确权工作,当时经调处,由许少东、卢云岗分别拿出其耕种的土地1.50亩、2.00亩,合计3.50亩土地承包经营权归徐友荣及其两子女享有,并由霍邱县人民政府颁发了农地承包权(1522111)第00567号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证书。在此确权期间,该承包户代表徐友荣及其两子女的户口已迁入洪集镇街道,成为非农业户口。2016年9月,洪集镇人民政府因修建元洪路征收了六口塘村西河村民组部分土地,其中含徐友荣承包地2.95亩,征收补偿标准为每亩36960元。六口塘村委会、西河村民组在决定土地征收补偿费用分配款时,认为徐友荣被征收的2.95亩承包地,其中1.45亩承包经营权属许少东享有,1.50亩承包经营权属卢云岗享有,将其分配款55440元、53592元,合计109032元,分配给许少东、卢云岗。许少东、卢云岗不顾徐友荣主张返还的权利,占有该补偿费用分配款。为此,徐友荣诉讼至法院,要求许少东、卢云岗、六口塘村村民委员会承担共同侵权的责任。一审判决:许少东返还徐友荣土地征收补偿费用分配款55440元,卢云岗返还徐友荣土地征收补偿费用分配款53592元,六口塘村村民委员会承担连带返还责任,二审维持原判。

案件进入执行程序后,执行干警向许少东、卢云岗、六口塘村村民委员会送达了执行通知书、报告财产令,并说明了拒不报告财产和拒不履行生效判决的相应后果。然而,许少东、卢云岗和六口塘村村民委员会仍拒不报告财产也拒不履行生效判决,还认为执行干警会像审判过程中一样继续组织双方进行调解,没有认识到法院执行的强制性。

经两次传唤无效,叶集法院执行干警将卢云岗、六口塘村村民委员会法定代表人暨村主任莫奎琴强制拘传至叶集法院。经过教育训诫,莫奎琴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承诺在十日内履行完毕并提供了相应的担保,而卢云岗仍然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叶集法院决定对其拘留十五,交公安机关执行。在卢云岗被拘留期间,六口塘村村民委员会多次组织徐友荣、许少东以及卢云岗家属四方进行和解,法院也多次做徐友荣的思想工作,最终四方达成执行和解协议,并全部履行完毕。卢云岗及其家属也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向法院递交了具结悔过书,鉴于卢云岗态度诚恳且案件已执行完毕,法院最终提前解除了对卢云岗的拘留。

典型意义:

自今年四月份以来,“江淮风暴”执行攻坚战进行的轰轰烈烈,但是仍然有一些闭塞的田间地头没有全覆盖,本案中诉讼双方当事人都曾是农民、发生争议的土地也在农村,如果没有像案件中那样通过强制措施的震慑最终促成和解的经历,特别是司法拘留和拘传的适用,他们不一定能深刻地认识到法院执行的强制性。本案的执行完毕,正是起到了“执行一案、教育一片”的作用,相当于一次现场普法。正如事后六口塘村村民委员法定代表人暨村主任莫奎琴所言,叶集法院为我们这群“法盲”上了一堂生动的法制教育课。

另外,针对农村涉土地纠纷的特殊性,特别是承包地征收补偿费用分配纠纷一般争议较大,通常都有历史性和政策性等因素,法院裁判标准单一。叶集法院在执行该类案件过程中,在突出法院执行强制性和维护生效判决权威性的同时,也注重让基层自治组织发挥自治作用,本案中六口塘村村民委员会多次组织徐友荣、许少东以及卢云岗家属四方进行和解,法院也多次做徐友荣的思想工作,最终四方达成执行和解协议,并全部履行完毕,达到了案件执行完毕、案结事了的法律效果,也达到了邻里握手言和、矛盾化解的社会效果。(田成俊)

  • Copyright © 2017 YJFY.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六安市叶集区人民法院
    地址:安徽省六安市叶集区民生路 邮编:237431 电话:0564-6486235 皖ICP备17011287号
    技术支持:安徽雷速